風雲九十年,滄桑黃埔情。
  自1924年6月16日建校以來,黃埔軍校作為中國現代歷史上第一所新型軍事政治院校,吸引無數熱血男兒從四面八方奔來。它培養了大批優秀革命幹部,為中華民族的獨立和進步作出不朽貢獻。特別是抗日戰爭全面爆發後,無論在正面戰場、敵後戰場還是印緬戰場,無數黃埔軍人以民族大義為重,前仆後繼,同仇敵愾,勇赴國難,堅決打擊日本侵略者。
  今天,黃埔軍校迎來建校九十周年華誕。近兩個月來,本報派出多路記者赴廣東、江西、安徽、江蘇、四川、雲南、湖北等地,尋訪黃埔軍校分校和抗戰遺址,走近最後的黃埔老兵,傾聽黃埔後人追憶先人的點滴往事。採訪中,儘管很多黃埔人早已兩鬢斑白,但校歌歌詞一句沒忘,同學情誼半分不減。本報從5月27日起推出“黃埔魂·中國心”特別報道,受到海內外黃埔人的廣泛關註,反響強烈。
  天下黃埔是一家。黃埔軍校是兩岸共同血脈、共同文化、共同命運、共同願景的重要橋梁紐帶,黃埔精神歷久彌新,其“愛國、革命”的價值內核始終沒變,發奮圖強的進取精神始終沒變。
  南方日報記者 洪奕宜
  賴競超 駱驍驊 李勁 李夢瑤
  通訊員 丁 鵬 聶凌
  黃埔軍校名將輩出揚威中外
  黃埔軍校自1924年6月在廣州創辦到1949年底遷往臺灣高雄縣鳳山市,在大陸共辦了二十三期,在台續辦至今已八十餘期,在大陸時期其畢業生包括各分校、訓練班在內,計有三十餘萬人,其中名將輩出揚威中外
  盛夏的珠江波濤浩淼。記者一行乘坐渡輪,從東郊碼頭駛向黃埔區長洲島。90年前的今天,孫中山先生就是沿著這條航道,乘坐“江固”號軍艦登上長洲島,宣佈“陸軍軍官學校”正式開學。
  書有“陸軍軍官學校”牌匾的白色大門朴素無華。當年,軍校以孫中山先生倡導的“創造革命軍隊,來輓救中國的危亡”為宗旨,辦學理念新穎,革命氣氛濃厚,如同一塊“磁石”,吸引著來自全國各地的有志之士和熱血青年,“到黃埔去”一度成為時代最強音。
  鮮為人知的是,“黃埔軍校”並非只存在於廣州黃埔,因培養戰時人才之需,軍校本部先後遷往南京、成都等地,在全國各地還相繼建立了近十所分校。
  1926年10月,北伐軍光復武漢,國民革命的浪潮從珠江流域席卷到長江流域,武漢分校順應而生。如今,武漢分校舊址已經成為武昌實驗小學的一部分,漫步校園內,教學樓上“國家利益高於一切”的標語,不禁讓人想到當年的黃埔軍人也正是以此為志,為國赴湯蹈火。
  江西瑞金楊家祠堂,見證了一段烽火歲月。在這個黃埔軍校三分校學員隊的舊址內,贛南師範學院兼職教授嚴帆介紹,抗戰爆發後,由於前線傷亡很大,特別是基層軍官如連長、排長等非常缺少,黃埔軍校三分校就在這樣的背景下誕生了。至抗日戰爭勝利,黃埔軍校三分校培養了上萬名基層軍官,這些熱血青年積極投身抗戰一線,殺敵報國。
  安徽六安,山清水秀,人傑地靈,這裡走出了黃埔軍校1期畢業生、葉挺獨立團2營營長許繼慎等一大批知名人士。六安市委黨史研究室副主任蔣二明告訴記者:“黃埔軍官和黃埔學員奔赴戰場,用自己的智慧和勇敢捍衛著這片土地,他們是有勇有謀的黃埔軍人,他們在中國軍史上留下不可磨滅的印記。”
  武漢、瑞金、洛陽、桂平、潮州、桂林……每一處軍校舊址,都記載著一段光輝的歲月。
  抗戰期間數十萬名黃埔師生參戰
  抗戰期間,廣州、南京、成都本校以及各分校數十萬名黃埔師生參戰,出身黃埔軍校的國共將領100多人殉國,本校歷屆畢業生2萬餘人捐軀,各分校畢業生犧牲者不計其數。黃埔軍人用熱血和生命,書寫了一段氣壯山河的光輝戰史
  雲南龍陵縣,第二次世界大戰滇西抗日主戰場,境內的松山,山高谷深、地勢險要,是滇緬公路出入縣境的咽喉要地。山上,矗立著一座紀念滇西戰役第八軍陣亡將士的豐碑。碑旁,有數不清的石塑像,或直立或半蹲,或年少或耄耋,直視著前方那曾經是一片焦土的山頭。
  歷史仿佛在耳邊激蕩。1944年,中國遠征軍與敵展開激戰。此役,日軍守備隊1200多人據險死守,全員覆滅。我軍仰面強攻,以犧牲7000多人的代價,打開了大反攻的前進通道。70年過去了,漫山遍野的松樹下深埋著這些為國捐軀的將士,供後人憑吊。
  離緬甸一箭之遠的邊陲小城雲南騰衝,也有著英雄墓地——“國殤墓園”,墓碑從山腳一直豎到山頂,簇擁著山頂利劍般直指蒼穹的方尖碑——遠征軍第二十集團軍克複騰衝陣亡將士紀念碑。站在山下,只覺得掩埋在山中15000多名遠征軍將士們似乎等待一聲號令便可集結成軍,保家衛國血戰疆場。
  戴安瀾,抗日名將,黃埔精英。他殉國後,國共兩黨領袖均親撰輓詞。清明節,記者與戴將軍的兒子戴澄東一行,來到將軍烈士墓前,緬懷先烈。“為民族戰死沙場,男兒之份也;為國戰死,事極光榮。”戴澄東動情地講述令人動容。1942年初,中國遠征軍開赴緬甸,3月20日,戴安瀾率部與數倍於己的日軍在同古展開血戰,以少勝多,後不幸中彈犧牲,年僅38歲。
  參加了1944年桂林保衛戰的林敬裕老人,在回憶與日軍激戰的那段經歷時,擼起衣袖露出彈痕纍纍的右手臂,他是最後不到10人的幸存者之一。激動處,林老唱起了當時走向戰場的軍歌:“槍在我們的肩膀,血在我們的胸膛,我們捍衛祖國,我們齊赴沙場,統一意志,集中力量……”
  穿越歷史,仿佛看見黃埔軍校師生唱著豪邁的軍歌,義無反顧地奔赴戰場,衝鋒陷陣,英勇奮戰,流血犧牲。
  同根同窗呼喚共同願景
  “當年參軍入校都是為了百姓,為了國家,我們都有一個共同的願望,就是民富國強。如今,我們更應該用彼此之間的共識增進兩岸黃埔軍人的情感,拉近兩岸的聯繫,我們都是一家人,一定要團結”
  成都大邑縣的建川博物館正面戰場展館,展出了黃埔軍校成都校本部的課桌、椅子、凳子,還有大量的黃埔軍校同學錄和各學科教材等珍貴文物。遙想當年,眾多後來成為國共兩黨重要人物的黃埔同學曾在這些桌椅上併排而坐、比肩同學;白日對面苦讀、共研主義,晚上抵足而眠、卧談國是。同窗情誼,情深似海!
  在館外廣場上,有一片抗戰老兵手印碑林,他們的主人是當年參加抗戰的國共兩黨老兵。這片以鋼化玻璃為幕牆的碑林,堅硬且透明,重重疊疊的手印形成排山倒海之勢。在抗日戰爭中,國共兩黨黃埔同學攜手作戰,不畏艱險,盡顯黃埔軍魂。在一些最為關鍵的戰場上,雙方指揮官往往就是黃埔軍校的同學。
  歲月早已讓不少黃埔人兩鬢斑白,但校歌歌詞他們一句沒忘,同學情誼半分不減。18期生楊永彬動情地說,當年在抗日戰場上,黃埔同學浴血奮戰,如今,兩岸黃埔人見面分外親切。臺灣退役中將崔萬靈表示,黃埔精神展現了中華民族的偉大精神,中國的強大是兩岸的共同心愿,兩岸應該手連手、心連心,一起努力。
  “戰火之後,許多黃埔同學都去了臺灣,一去就是幾十年沒有音訊,直到1987年後,兩岸之間恢復了交流,大家才得以見面,見面聊起來,軍校生活都是黃埔老同學珍藏的共同記憶。”93歲高齡的廣東省黃埔軍校同學會副會長何季元告訴記者,幾年前他有機會到了臺灣,最大的心愿就是看一看黃埔老同學,最終也得以如願。
  ■本欄目由廣東省黃埔軍校同學會、廣東革命歷史博物館、廣東省嶺南文化對外交流協會提供支持
  總策劃:張東明 王更輝 孫愛群
  指 揮:段功偉 郎國華 張翼飛
  統 籌:徐 林 金 強 林亞茗
  執 行:洪奕宜  (原標題:校歌歌詞一句沒忘 同學情誼半分不減)
創作者介紹

noel

yu97yuvrv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