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情還婚禮企劃是譴責?
  持續了整整兩年的張藝謀“超生門”msata終於在昨天有了個結果。歷時9個多月調查,無錫市濱湖區計生局向陳婷、張藝謀夫婦發送了《社會撫養費征收決定書》,依法對陳婷、張藝謀征收計劃外生育費及社會撫養費共計7487854元。
  748萬高昂的社會撫養費,執導北京奧運會開幕式的大導演,社會對“明星特系統家具權”的普遍爭議……一下子,讓這起事件成為昨日國內輿論場的爭議焦點。而輿情的走向,也達到了“兩極分化”的頂點:支持與反對雙方幾乎不相上下。那麼,該不該罰?該罰多少?這筆費用去向何方?對張藝謀的遭遇是應該同情還是譴責?
  擁有令人尊敬的社會地位、很高的合理合法收入,又有生育多胎願望的名人群體,他們的選擇是什麼?移民。而張藝謀的選擇是,留在國內孩子成了“黑戶”,承受了“不能與孩子公開出行,孩子直到10歲仍不能上學,影響了他們的健康成長,我不是個好父親”的家庭化療飲食原則悲劇。而事實上,他有機會也有能力避免這樣情景的發生。
  這並不是說他的行當鋪為有多值得稱道,作為一個有社會影響力的名人,他先是隱瞞後是忽視甚至利用公眾賦予的影響力想逃避法律的懲罰,這是必須予以譴責的,不過,他最後選擇了面對,也為此付出了名譽和親子關係的代價,這也是我們選擇同情的理由。
  在社會撫養費去向透明度仍不高的情況下,同情張藝謀又多了份涵義。既然可以將罰款數額精確到個位數,為什麼就不能將社會撫養費的使用情況公開到個位數呢?
  >>>詳見A2~A3  (原標題:張藝謀將為超生買單748萬)
創作者介紹

noel

yu97yuvrv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